未来三十年,华为最重要的一件事

2020年华为完成了活下来的目标而2021年华为正在谋求有质量地生存下去。

没人能否认在过去的三十年华为重塑了世界的连接那么在未来的三十年华为的重点又该是什么呢?

或许在复杂的生存环境下华为已经有了一个新答案。

“伤筋动骨”后华为云活下来了
最近一年华为云内部的组织架构频频调整华为云与云计算(Cloud&AI)从BU到BG再到BU历经三轮变化。

而调整的频率在今年变得更快动作也更加明显。

先是1月末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兼任起华为云与云计算BG负责任人之后到了4月初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为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则被任命为华为云CEO。

时隔一个多月后余承东的华为云CEO职位被免去由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接替。同时撤销云与计算BG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该部门名称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

当被问及云业务组织架构调整背后的逻辑及定位的变化时徐直军坦言华为云的定位从来没变过。

在四年前他宣布华为成立Cloud BU时就已经为华为云定了调即“以公有云服务为基础聚焦重点行业与合作伙伴一起构建云生态”。

但定位清晰并不代表没有新的问题出现徐直军透露在走向公有云的过程中到底走的多坚决不同人有不同的观点。这种摇摆和担忧主要是基于企业对于云业务接受的程度。

对于一项技术中国政府和企业是有一个接受过程的此前他们都建了自己庞大的IT部门习惯于自己掌控也就是买服务器买存储或者买私有云。

毕竟私有云买过去放在它的机房里面看得见摸得着自己还能管理。

这样一来在华为内部就形成了一个矛盾即销售人员卖私有云收入来的快卖公有云收入来的慢。因此在私有云做与不做上华为内部斗争了很久。

一方面大家形成了公有云是趋势的共同认知另一方面却产生不出实际的销售成绩华为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很痛苦的。

于是华为最开始原想把计算、存储和云放在一起一起使劲促进华为云的发展甚至成立了云与云计算BG。

但这种做法却未能奏效徐直军谈到:“市场上碰到一起就打架我们就把它们分开分开还是打架。所以干脆把云原生的组织全部放到云BU在公有云独立建销售队伍。我们内部冲突的过程转型的过程从卖产品卖license到卖云过程中是很痛苦的过程。”

在华为看来唯一可喜的是华为云活下来了还在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而组织调整的目标是怎么让华为云更好的发展。而对于外界看到调整的方案徐直军称:“是把华为云面向云原生的业务全部由华为云自己解决。”

据悉华为高级副总裁、华为云CEO、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已经在内部推动了一轮新的组织架构调整。

他在采访时谈到:“新的云组织架构不再只针对单一的云服务领域比如云计算服务、存储服务现在我们分别围绕对云需求的三种业务场景成立了三个业务部:即公有云领域伙伴云领域以及华为云Stack领域。同时我们对生态方面的投入会加大未来的数字世界一定是一个生态的世界。”

从“厚积薄发”到“后发先至”
虽然今年历经调整但华为云还是顶住压力并开始显露出实力。作为华为云业务发展的见证者华为中国区总裁用从“厚积薄发”到“后发先至”总结了华为云这四年的发展过程。

他认为“从2020年开始市场感受到了华为云的进步。而之前的三年华为云基本上是在打基础。”

对于华为云的增长数据给出了最直观的表达。

徐直军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的主题演讲中提到:“华为云已经聚合了超230万开发者1.4万咨询伙伴、6000多名技术伙伴、云市场商品超4500个此外依据Gartner2020年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云是全球IaaS市场增速最快的“一朵云”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第二、全球TOP5的云服务提供商。”
这样的成绩也成为了华为继续“重仓”云计算的信心之一。

因为华为认为未来云计算市场会和智能手机市场一样只有几个玩家不管现在是什么云最终通过技术的持续创新和云服务商的持续投资和规模优势发挥在中国会统一到三家左右这是必然的趋势。

对于外界所质疑的华为发展迅猛的政务云业务是否获得了相关政府部门支持的问题徐直军直言华为脱颖而出的的根本原因在于“华为从一开始就制定了面向政府客户发展政务云的模式。”

他进一步谈到:“做好政务云并非卖设备那么简单华为给每个政务云配备了一个团队去运营从而帮助政府应用不断迁移到云上。同时近来华为云有意与合作伙伴沟通改造过去非云服务模式的政务云。”

当然飞速的增长也难掩华为云持续亏损的事实。

对此华为并没有表示出担忧。从整个市场来看有竞争对手也亏损多年华为在清楚现实下也有自身的规划。此外在采访中徐直军也再次重申了“华为云没有上市计划没有剥离计划也没有出售计划。”

成为华为新的野心
根据不久前的华为半年报数据2021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降29.43%净利润313.99亿元同比下降24.9%。

业绩的下滑主要来自于消费者业务今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为1357亿元同比下降46.95%。

而受益于5G商业化落地与云计算业务的高速增长企业业务成为今年上半年华为所有业务中最大的亮点——收入429亿元同比增长18.18%也是上半年公司三大业务中唯一收入增长的板块。

虽然华为反复强调华为云与终端业务不存在谁弥补谁的收入问题但显而易见云业务已经成为了最有潜力为华为带来收入高增长的关键一环。

此外在2020年底任正非曾在内部讲话中谈到希望华为云是可供千万家公司“种庄稼”的“黑土地”他要求华为云在2021年加大软件架构、方法和工具上的投入在华为硬件优势基础上加强软件、应用生态的构建。

在行业背景方面根据麦肯锡的研究全球的数字化进程整体提前了7年其中亚太更是提前了10年。

数字化不再被认为困难重重企业做事的速度比原先预想的快20~25倍。普遍认为企业混合办公模式将成为新常态。

根据IDG数据全球81%的组织已经使用云计算或有应用在云上。

也正是因为云计算站在了华为自身发展与行业大势的交汇点上张平安也坦露了华为在云计算方面的野心:“华为前三十年重塑了世界的联接未来三十年我们将构建智能世界的云底座。”

在刚刚结束的全联接大会上徐直军发布业界首个分布式云原生产品——华为云UCS即 “无处不在的云原生服务”帮助企业使用云原生应用时感受不到地域、跨云和流量限制从而保证应用的一致性体验。

同样张平安在“深耕数字化一切皆服务”主题演讲中提出了“基础设施即服务让业务全球可达;技术即服务让创新触手可及;经验即服务让优秀得以复制。”

除此之外他还宣布了两个新Region开服发布了华为云开天aPaaS、天筹AI求解器、华为云Stack8.1、盘古药物分子大模型、华为云SparkRTC等十大新服务宣布华为云打造的首个虚拟数字人云笙入职华为云。

不可否认经历了多轮调整终于落定的华为云如今在华为的战略地位又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同时在厚实的技术积累下将逐渐步入收获季成为华为营收的一大助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